規范管理錄用程序 發揮執法輔助人員作用
時間:2019-12-01  作者:趙麗君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隨著基層治理服務事務的不斷增多,以及執法規范化、程序化的深入推進,對基層執法服務活動提出了新的任務和要求。比如,伴隨著文書制作與送達、視頻采集、整理歸檔工作要求更加嚴格,標準更高,這些行政性的內部工作需要投入大量的執法人員,付出相當大的精力,但是,要在有限的公務員編制之內完成日益增多的治理工作任務,單靠“下沉”公務員難以完成。以勞務派遣、政府招錄和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借助執法輔助人員,可以快速、有效填補內務行政類和派出服務類工作的人員空白。

2019年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進基層整合審批服務執法力量的實施意見》,對結合鄉鎮和街道改革推進基層整合審批服務執法力量提出了明確要求:推進行政執法權限和力量向基層延伸和下沉,強化鄉鎮和街道的統一指揮和統籌協調職責。整合現有站所、分局執法力量和資源,組建統一的綜合行政執法機構,按照有關法律規定相對集中行使行政處罰權,以鄉鎮和街道名義開展執法工作,并接受有關縣級主管部門的業務指導和監督,逐步實現基層一支隊伍管執法。加強對鄉鎮和街道綜合行政執法機構、執法人員的業務指導和培訓,規范執法檢查、受立案、調查、審查、決定等程序和行為,建立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實現全程留痕、可追溯、可追責。大力推動資源服務管理下沉,在試點基礎上逐步統一和規范賦權事項,整合條線輔助人員,按照屬地化管理原則,由鄉鎮和街道統籌指揮調配,等等。

按照這樣的要求,必須充分發揮輔助人員參與執法的特點與優勢,才能實現目標任務。通過整合,可以使執法輔助力量多員變一員,統一管理、統一績效,有利于解決之前人員分散帶來的工作不飽和、隊伍臃腫膨脹、職責重疊、多重管理成本高等問題。如此,就可以更好地發揮執法輔助人制度在解決地方執法編制困境、高效利用行政資源方面的顯著優勢。

當前,招錄執法輔助人員的方式主要有三種:一是勞務派遣;二是政府招聘;三是政府購買服務。人員來源渠道的不同,往往造成輔助人員隊伍出現結構比較復雜、相互之間待遇差別也可能比較大的情況,容易導致輔助人員思想波動,隊伍不穩定。如何實現從招錄、管理到使用的良好運轉,筆者認為,關鍵在于將隊伍管好用好,其中,規范管理、細化職權是核心。

規范執法工作,必須明確輔助人員身份。執法輔助人員沒有獨立執法權,受執法部門聘用參與執法活動,是執法部門的工作人員。具體的參與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在執法人員的帶領下從事輔助工作,另一種是在執法部門的委托和指派下獨立從事不涉及執法權的服務性工作。

規范執法權限,須做到三個“區分”。在“集中使用、一崗多責”的原則下,根據工作權限特點對執法輔助人員區分管理,形成基層治理的工作合力。一是區分外勤與內勤。內勤輔助人員很少與公眾直接接觸,所以在不違反保密管理的基礎上,可以單獨參與文書制作、數據處理、系統維護、接線聯絡、來訪接待等工作。外勤輔助人員與公眾直接接觸,可以單獨進行維護秩序、宣傳勸導等服務型工作;或者在執法人員的帶領下參與調查取證、現場控制、訓導教育、督促整改、信息采集等工作。二是區分全職與兼職。全職執法輔助人應采用政府錄用的方式進行招錄,應當比照執法人員的標準設置招錄條件,入職后進行全崗性質的培訓,可以在執法人員帶領下參與執法活動。兼職輔助人可以采用勞務派遣等相對寬松的方式,但是只能參與維持秩序等完全不涉及行使執法權的活動。三是區分是否自行招錄。自行招錄的執法輔助人由于設置了過硬的招募條件,要受到系統的培訓,可以吸收其更多參與執法輔助活動。然而,通過勞務派遣等方式納入的人員,雖然可以納入執法輔助人員體系進行管理,但是要明確其身份并非執法部門工作人員。

規范監督手段,增設紀律責任。紀律責任,一般包括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廉政紀律、職業道德紀律和工作紀律五類。執法輔助人員作為執法部門管理的人員,具備承擔紀律責任的主體條件。執法輔助人員的違法行為及其尚不至于違法但是引發爭議的行為,由于侵害了執法隊伍的內部管理紀律,可以在紀律上作出相應的評價,并及時向公眾發布處理決定,以穩定隊伍管理,平息輿論紛爭。

規范招錄程序,穩定執法輔助人員隊伍。以上三種吸收輔助人員發揮輔助作用的方式,各有其優點,需要結合職責崗位需要,采取不同的方式吸納輔助人員,以更充分地發揮其應有作用。比如,以第三方聘用的方式購買服務,雖然可以按照政府采購程序進行,但是這種招錄方式決定了不可能賦予此類人員更多的職責權限,方便招人但不方便用人。而以政府招錄的方式聘用部分執法輔助人員,可以在執法人員的帶領下參與檢查、調查取證等核心性、專業性的執法工作,靈活性強,方便用人。所以,要進一步規范招錄程序,提升招錄工作效率,以更好地適應工作需要,及時招錄相關人員,充實穩定執法輔助人員隊伍。

(作者單位:中共北京市委黨校)

[責任編輯: 佟海晴]